李成波:不斷創新 成果豐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 《企業與企業家》 責任編輯:宋克杰 2016-07-22 18:2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斷創新 成果豐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記湖北天門紡機公司工藝員 李成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成波在對改進加工工藝后的產品零件進行精度檢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3年,二十出頭的李成波從技校畢業,成為了湖北天門紡機加工車間的一名普通的銑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銑工的生活單調而忙碌,車間內機器轟鳴,粉塵彌漫,一天下來累得腰酸背痛。但李成波并沒有被這樣枯燥的工作磨滅夢想和激情。他一邊努力學習技術,一邊認真梳理、消化在學校所學到的機械知識。當時,他在日記中寫下這樣一句話來勉勵自己:“縱然是做一粒沙子,也要做一粒閃光的沙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年,天門紡機購進一臺進口加工中心,李成波在眾多一線工人中脫穎而出,被選為第一批參加培訓的加工中心操作工,并順利成為一名數控技術人員。2003年,對已過而立之年的李成波而言,也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,歷經十年磨礪的李成波正式成為了加工車間的一名工藝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為工藝員的李成波開始了解工藝工作的重要性;搞工藝工作并非像有人說的,只是坐在辦公室里畫幾張圖紙那么簡單。它是連接設計與生產兩大部門的重要紐帶,也是產品質量的保證。一個合格的工藝員,必須熟悉每一臺加工設備的工作原理和加工精度、每一種加工工藝以及油漆、熱處理、裝配過程等。當現有加工手段無法滿足圖紙的技術要求時,還必須重新制定工藝路徑或設計制造出行的工裝、模具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熟悉各種工藝。李成波除了向工藝技術部門的“前輩”請教外,還深入一線,和每一位生產操作工人交朋友,虛心學習操作技術,了解每臺設備的各項性能。十多年在生產一線的工作經歷讓李成波獲益良多,他在同工人師傅交流時毫無障礙,大家都非常喜愛這個勤學好問、待人誠摯的工藝員。李成波在同許多工人接觸時發現,由于長期加工某種零件,這些工人對產品工藝、工裝夾具或多或少有一定的見解,有的甚至能提出不少改進意見。李成波都仔細聆聽,用筆記本一一記錄下來。正是這種勤勤懇懇和務實的工作作風,使得李成波明白:一個好的,成熟的工藝并非一蹴而就,而是需要反復驗證,逐步完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天門紡機的發展,李成波逐漸成長為加工車間工藝部門的一名骨干。2010年,李成波被推選為加工工藝組組長,負責一些重大項目和設備的改造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,李成波完成了對車間一臺雙面銑的改造。公司原有一臺1.5米雙面銑床,由于使用年限過長,機床已經沒有精度,而且機床內部各零件磨損厲害,特別是導軌和絲桿,在傳動上已經沒有精度和力量,公司原計劃放棄這臺機床,重新購進新的雙面銑床,但李成波建議,將買雙面銑的資金用來改進現有的這臺雙面銑?畢竟去買一臺新的雙面銑的價格肯定不低,如果改造的話,可以用多出來的資金進行拓展。公司領導采納了他的建議并予以實施。經過改進,該機床的加工行程由原來的1.5米延長到三米,極大的拓展了雙面銑的加工空間;原來一次只能加工一件零件,現在可裝夾幾件了,原來由于行程過短而無法加工的零件,現在也能輕松完成加工,效率大幅提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年,公司響應當地政府號召,計劃興建天門紡機工業園,實施“退城進園”戰略,工業園加工車間的定置設計落到了李成波的身上。李成波接到任務后,深知其責任重大,絲毫不敢懈怠。他加班加點,奮戰二十余天,數易其稿,終于完成了加工車間的定置圖設計。在這期間他的胃病多次發作,疼的直冒冷汗,而他為了節省就醫時間,只服幾粒止疼丸,繼續伏案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,公司加工分廠軸類車間數控車床由于使用年限過長,在加工軸類及盤類零件時無法保證尺寸精度,嚴重影響生產,經公司機修人員檢測后,發現是液壓夾緊裝置出現了故障:因長期使用造成液壓卡盤內壓盤磨損過大,產生了間隙,在使用時導致零件加工的不同軸、跳動過大。公司原計劃同機床供應商協商更換,但供應商只提供整體更換也就是機床液壓夾緊部分全部更換,而不是只更換卡盤內壓板。這樣成本算下來估計每臺機床需要將近兩萬元的改造費,如果要全部更換,起碼得二十多萬的改造費用。李成波在研究裝置后,決定重新自主設計、制造。三個月后,數控車的工人用上了李成波改造好的液壓夾緊裝置,大家都對該裝置贊不絕口,一致認為精度又回來了,加工工序更節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,公司原有圈條盤底盤為δ2.0普板拉伸成型,普通材料特性因鋼性不強,在潮濕的環境下容易生銹。公司領導研究決定將原來的δ2.0普板改成2.5不銹鋼。鑒于不銹鋼硬度高、彈性變形和內應力較大等原因,加大了加工成型工藝難度。工藝部決定由李成波牽頭對原有的圈條盤底盤成型模進行改進。改進后:上模的尺寸(直徑縮小1mm);退料板加工成外凸的球面;退料部分增加了三個筒狀等高塊,以便退料板與圈條盤平面硬接觸變形。同時焊接及加工工藝也進行了改進,拉伸時將不銹鋼圈條盤大平面拉伸成內凹0.5mm,焊接時采用工裝壓緊,底部墊薄板的方式來控制圈條盤大面平面度≤0.5mm,車削時通過減小裝夾具間隙,縮小了徑向和平面跳動誤差。拋光后不銹鋼圈條盤的跳動誤差控制在徑向跳動≤0.45mm,平面跳動≤0.60mm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,細紗機油管(φ4)原來未經處理,直接進行折彎,圓弧狀等工藝均達不到設計要求。李成波對細紗機油管制作了校直專用工裝及折彎工裝。他利用機構上四組導輪,對油管進行有限擠壓,使油管產生變形,最終使油管成直線狀態。油管拉直后,必須按照圖紙將油管折成型。細紗機油管有18根,每種的折彎都不一樣,同時還要控制油管折彎的距離,圓弧的大小、角度,這樣折彎有很大的難度。折彎工裝用一個機構將18根油管全部考慮進去,控制好它們折彎圓弧大小、折彎長度、折彎方向。終于保證了油管在安裝過程中每個鎖緊點不偏移,每道折彎長度控制在設計范圍內;折彎方向正確、圓弧一致,視覺美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并條機上面的羅拉凳子、搖架座、壓輥軸承座、一羅拉軸承座、二羅拉軸承座、三羅拉軸承座等零件之前在表面處理上都采油發蘭工藝,發蘭工藝缺點是表面鍍層不均勻,防銹時間不長。棉紡廠潮濕的特殊環境更加重了生銹的概率。李成波提出了新的表面處理方法:“電泳”。電泳工藝分為陽極電泳和陰極電泳。若涂料粒子帶負電,工件為陽極,涂料粒子在電場力作用下在工件沉積成膜稱為陽極電泳;反之,若涂料粒子帶正電,工件為陰極,涂料粒子在工件上沉積成膜稱為陰極電泳。2015年4月14日,公司將D81并條機上面的羅拉凳子、搖架座、壓輥軸承座、一羅拉軸承座、二羅拉軸承座、三羅拉軸承座7種共24個零件送到“孝感同興鍍鉻廠”進行表面電泳處理,結果如下: 外觀好看。零件電泳處理后,表面色澤鮮亮,光澤度好;手感光滑,柔和,整體效果好于公司的發蘭處理工藝。防銹時間長。據資料顯示,零件電泳處理后,能接受1000小時的鹽霧測試。3—5年內不涂防銹油,零件表面不會產生銹蝕。(目前國內外市場上汽車底梁、高、中檔電機等零件表面都采用該處理工藝)。性價比高。軸是機器傳動的核心,也是在加工車間對加工工藝要求較高的零件,外圓、端面、鉆孔、攻絲等在車床上都能達到圖紙及工藝要求。但在一根軸上需要加工四方或者六方時,不得不考慮銑床,這樣延長了加工工序,而且在四方或者六方對軸的精度要求比較高時,銑床是很難做到的。2016年3月,李成波提出:在車床上直接將四方或六方車出來,這樣既節約了加工工序,減少了裝夾時間,而且還能保證產品的加工精度。他說干就干,短短幾個月時間,該項目已基本完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工車間作為公司最大的一個部門,工藝工作繁重復雜。對待工作,李成波總是一絲不茍,迎難而上。對年輕的工藝員,李成波總是鼓勵他們多到生產現場走走,多和工人溝通,將所掌握的技術和豐富經驗運用于生產實踐中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多年來,李成波將自己的青春,無私地奉獻給了紡機企業,曾經多次獲得公司“生產能手”“先進工作者”等光榮稱號。他由于業績突出,去年,他被公司提拔為工藝部副部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成波用積極進取表達著對工藝事業的熱愛,用默默堅守詮釋著心中的“紡機夢”,鑄就著“工業強國”的“中國夢"!(傅新緒 張立華/文 丁亮/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宋克杰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 校车系列3